推荐阅读
河南抗战:全国抗战的枢纽和缩影
发布日期: 2020-09-21 08:33       点击次数:次       来源: 郑州社科网

 
     

不少人一提起河南抗战,就会想起被蒋介石怒批为“在战史上亦为千古一笑柄” 的兰封会战、“以水代兵”的花园口事件、国民党军队“一溃千里”的豫中会战等。殊不知处于抗日前线的河南战场牵制了大量日军有生力量,阻挡了日寇南下和西进的步伐,保护了大后方的安全。河南军民为夺取全国抗战胜利作出了巨大牺牲和重大贡献,用鲜血和生命谱写了反抗外来侵略的壮丽诗篇,无论是从河南所处的战略地位、战场主体多样性还是从战争艰苦程度、战争发展态势等方面看,河南都不失为全国抗日战场的枢纽和缩影。

一、沟通东西南北的战略地位

地处中原的河南,自古就是兵家必争之地。日军侵占华北和华东后,河南不仅是保卫武汉的屏障和拱卫西北的门户,而且是连接东西南北战场的枢纽。正是这个原因,河南成为敌我争夺的战略要地。

为拒敌于中原内地之外,早在1936年初,国民政府就自北向南划定5道抵抗线,并确定以淮阴、徐州、归德、开封、新乡、沁阳、郑州、洛阳等城市作为最后抵抗线。并在河南修筑了豫北阵地、归兰阵地、汴郑阵地、巩洛阵地。为做好军需物资的储备,国民政府在全国设立6所军需总库中就有一个建在信阳;全国设立的6家飞机修理厂中就有一家建在洛阳。抗战初期,国民政府将全国划分为5个战区,河南全境属于第一战区;1938年11月南岳军事会议调整为10个战区后,除豫西南地区划归第五战区外,河南大部分地区仍属于第一战区。

整个抗战期间,国民党在河南布防的兵力多达四五十万人,先后进行了安阳阻击战、兰封会战、大别山阻击战、桐柏战役、1939年冬季攻势、豫南会战、郑州战役、豫中会战、豫西会战等10多次大规模会战。不仅在一定程度上阻挡了日寇的侵略步伐,而且为八路军、新四军在敌后开展游击战争以及抗战胜利前夕八路军的作战攻势创造了有利条件。

正是因为河南在地理位置上的独特地位和优势,中共中央决定于1939年在确山县竹沟设立中共中央中原局,负责长江以北的河南、湖北、安徽、江苏地区党的工作。国民党在豫中、豫西会战溃败后,中共中央及时作出“发展河南,绾毂中原”的战略决策,迅速扩大敌后抗日根据地,并使之成为沟通陕北、华北和华中抗日根据地的重要枢纽。

二、敌我友顽多方力量的犬牙交错

抗战初期,豫北、豫东、豫南等地先后沦陷。截止到1938年10月25日武汉失守前夕,河南111个县中共有50多个县沦入敌手或成为战争前沿。国民党第一、五战区主力在河南与敌对峙长达6年之久。1944年豫中会战后,豫中、豫西又有38个县(据徐有礼老师考证有44各县 )沦陷。1945年春,豫西南各县沦陷。到抗战胜利前夕,除新蔡、沈丘县城外,日寇的铁蹄几乎踏遍河南全省。

豫北、豫东、豫南、豫西等地沦陷后,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新四军先后在河南及其周边地区建立了晋冀豫(太行)、晋豫边(太岳)、冀鲁豫、豫鄂边及豫西等多个抗日根据地,积极开展敌后游击战。

日寇入侵河南后,很快形成沦陷区、国统区以及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敌后抗日根据地并存的态势。在这种复杂态势下,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新四军,以及国民党军队与日本侵略者及伪军的斗争都异常艰苦,国民党军队与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新四军之间的“摩擦”也非常激烈。

抗日战争进入相持阶段后,国民党顽固派处处防范和压迫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和新四军,摧残抗日政权,作出了一些令“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新四军为不断扩大和巩固敌后抗日根据地,不仅要开展反“扫荡”“清乡”斗争,而且要开展反顽斗争。新四军第四师师长兼政治委员彭雪峰就是在夏邑八里庄与顽军李光明部作战时被流弹击中壮烈牺牲。

三、烧杀抢掠与水旱灾害的相互交织

整个抗战期间,河南既遭受了日军狂轰滥炸、烧杀抢掠的空前灾难,也接二连三地遭受了水、旱、蝗、汤及花园口决堤等各种天灾人祸。

为侵占河南,日军先后发动10多次大规模进攻,其作战兵力最多的时候达到10万多人,战争异常激烈残酷。日寇所到之处,狂轰滥炸,烧杀抢掠,蹂躏妇女,给河南人民带来了无尽的苦难。据不完全统计,全国抗战时期,日军在河南境内出动飞机3505架次,投弹8259枚,炸死炸伤21544人;制造死伤上千人的惨案10多次,死伤500人以上的惨案18次,死伤200人以上的惨案49次,死伤50人以上的惨案137次。

屋漏偏逢连夜雨。1937年夏秋之际,全省70多个县大雨成灾。其中,郑县尽成泽国,安阳局部地区汪洋一片。1938年6月,为阻挡日军西进而人为制造的黄河花园口决堤给河南、江苏、安徽等省人民带来空前的灾难。据国民政府行政院善后救济总署编译处在1947年编的《行总周报》统计,受洪水冲击最严重的44个县里边河南就有20个县,有325598人死于非命,1172687人流离失所。1939年春,豫北地区连续干旱,夏秋,郑州、开封、许昌等21县则遭受严重水灾。1940年,豫东地区因黄河泛滥,15县遭受严重水灾。沁河泛滥,豫北11县不同程度受灾。1941年,颍川等11县遭水灾,内乡等57县遭旱灾。1942至1943年,河南有96个县遭受严重旱灾,烈日炎炎,赤地千里。紧接着又是蝗灾四起。“灾情严重,系数年所未有,尤以豫西各县为最。人民不堪其苦,相率逃灾。” 据统计,仅1942至1943年的旱灾就导致河南人口减少300多万,其中第一、二、四、七、十等行政区活活饿死1484983人。

时任国民党第一战区副司令长官的汤恩伯等人不顾人民死活,强征粮食。即便是1942年、1943年这样遭受百年不遇的大旱之年,当局仍“罄河南之所有,尽贡献于国家”,分别强行征粮245万石、305万石。 实行田赋征实后,在河南国统区征购的粮食总量不但没有减少,反而逐年增加。从1937年至1945年,国民政府共一共从河南征兵267.3万人,约占全国同期征兵总数的18%。 河南人民忍辱负重,无私奉献,为抗战胜利做出了巨大牺牲和重要贡献。

四、正面与敌后战场地位的此消彼长

从安阳失守到信阳沦陷,仅一年时间,近半个河南沦为敌手。从武汉沦陷到豫中会战前夕,国民党在河南的驻军虽然曾经派出部队深入敌后开展游击战争,并一度收复了一些失地。如孙桐萱的第三集团军成功袭击了驻扎在开封的日军,赢得了国际国内的广泛赞誉。然而,由于国民党在河南推行片面抗战路线,采取消极防御战略,加之军事指挥系统紊乱,部队庞杂,派系林立,并始终将希望寄托于美、英、苏等国家对日本的干预。这期间虽然盘踞河南的日军不过4万人左右,连同伪军一起也不到15万人,而防守河南的国民党军队达40多万人,但国民党军队除了取得为数不多的几次战斗胜利外,几乎没有打过一次大规模得胜仗。从豫中会战大溃败到日寇投降这一年多时间,国民党在河南的统治区几乎丧失殆尽。

与国民党正面战场日益萎缩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敌后战场不断得到扩大和巩固。1944年6月23日,刘少奇、陈毅电示新四军第五师:“今后发展方向应该确定向河南发展,完成绾毂中原的战略任务。” 7月25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向河南敌后进军部署的指示》《关于发展河南敌后工作的指示》。八路军、新四军遵照中央的战略部署,迅速分兵挺进河南,很快开辟了豫西抗日根据地,发展了豫南抗日根据地,扩大了豫东抗日根据地,恢复了豫皖苏抗日根据地,进一步打通了华北、华中与陕甘宁边区的联系,为夺取抗日战争的最后胜利发挥了重要作用。

河南省社会科学院历史与考古研究所副所长,副研究员 唐金培

文章作者
 
(社科联办公室/供稿)
 
公众号二维码.jpg

解锁更多精彩内容

 
社科logo(1000).png

郑州市社科联

地址:郑州市嵩山南路南段一号

 

Copyright (C) 2006-2008 www.zzskl.cn    All rights reserved.郑州社科网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
地址:中国-河南-郑州市嵩山南路南段一号 办公室电话:0371-68810685 学会部:67186793 科普部:67185794 传真:0371-68810685
豫ICP备1901338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