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毛泽东谈百年目标与制度改革
发布日期: 2013-12-30 17:07       点击次数:次       来源: 郑州社科网
    建设强大的社会主义经济,会要一百年 1962年1月30日,毛泽东在中央工作会议上说:“建设强大的社会主义经济,在中国,五十年不行,会要一百年,或者更多时间。”“两个百年”奋斗目标中的第二个百年目标是毛泽东最早提出来的。50多年前,毛泽东提出百年目标的根据有以下几点。 资本主义发展历程。毛泽东说:“资本主义的发展,经过了好几百年。十六世纪不算,那还是在中世纪。从十七世纪到现在,已经有三百六十多年。在我国,要建设起强大的社会主义经济,我估计要花一百多年。”人家建成强大的资本主义经济,经历了三百多年,我们才十几年,不能急。“如有些人所设想的五十年,就能做到。果然这样,谢天谢地,岂不甚好。但是我劝同志们宁肯把困难想得多一点,因而把时间设想得长一点。三百几十年建设了强大的资本主义经济,在我国,五十年内外到一百年内外,建设起强大的社会主义经济,那又有什么不好呢?” 我国国情。毛泽东讲了两点国情,一个是优势,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比较,有许多优越性,我们国家经济的发展,会比资本主义国家快得多。另一个是劣势,中国人口多、底子薄,经济落后,要使生产力很大地发展起来,要赶上和超过世界上最先进的资本主义国家,没有一百多年的时间,是不行的。 缺乏经验。毛泽东说:对于政治、军事,对于阶级斗争,我们有一套经验,有一套方针、政策和办法。至于社会主义建设,缺乏知识,缺乏经验,就算有一点,也还不多。对于社会主义建设规律的认识,必须有一个过程,必须从实践出发,从没有经验到有经验,从有较少的经验,到有较多的经验,从建设社会主义这个未被认识的必然王国,到逐步地克服盲目性、认识客观规律、从而获得自由,在认识上出现一个飞跃,到达自由王国。在社会主义建设上,我们还有很大盲目性。社会主义经济,对于我们来说,还有很多未被认识的必然王国。毛泽东举例子说:“拿我来说,经济建设工作中间的许多问题,还不懂得。工业、商业,我就不大懂。对于农业,我懂得一点。” 在实现百年目标进程中,要准备进行同过去时代的斗争形式有着许多不同特点的伟大斗争。1962年,毛泽东对未来50年到100年的世界变化作出了准确的总判断。他说:“从现在起,五十年内外到一百年内外,是世界上社会制度彻底变化的伟大时代,是一个翻天覆地的时代,是过去任何一个历史时代都不能比拟的。处在这样一个时代,我们必须准备进行同过去时代的斗争形式有着许多不同特点的伟大斗争。……要准备着由于盲目性而遭受到许多的失败和挫折,从而取得经验,取得最后的胜利。由这一点出发,把时间设想得长一点,是有许多好处的,设想得短了反而有害。” 毛泽东这段话,含义深刻,从世界社会制度彻底变化角度看,毛泽东讲50年左右世界社会制度处于翻天覆地大变动。其实没到50年,苏联东欧的社会主义制度就彻底变了,资本主义社会制度发生了重要变化,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体系形成了。 制度改革是根本 有人说毛泽东在社会主义建设时期只有探索,不讲改革,笔者持不同观点。1958年9月5日,毛泽东说:“搞八年没有摸到一条路,不会搞。也是因为制度没有改革。”毛泽东在半个多世纪前,讲“制度改革”是非常深刻的。 只不过毛泽东制度改革的思路和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的改革不一样罢了。他改革的思路是从上层建筑、生产关系改起,然后解放和发展生产力。1963年12月16日,毛泽东在同聂荣臻谈话时说:“过去我们打的是上层建筑的仗,是建立人民政权、人民军队。建立这些上层建筑干什么呢?就是要搞生产。搞上层建筑、搞生产关系的目的就是解放生产力。”解放生产力的问题解决之后,那么,怎样具体发展生产力呢?他强调:“不搞科学技术,生产力无法提高。”“科学技术这一仗,一定要打,而且必须打好。”改革上层建筑,解放生产力;搞科学技术,发展生产力,这就是毛泽东的改革思路。 那么,毛泽东既然知道了“没摸到路”和“没搞好”的原因在于“制度没有改革”,为什么他不从所有制制度和计划经济体制入手,进行大胆改革呢?其实,毛泽东有一个最担心的后果。1962年1月30日,在扩大的中央工作会议上他说:“我们的国家,如果不建立社会主义经济,那会是一种什么状态呢?就会变成修正主义的国家,变成实际上是资产阶级的国家,无产阶级专政就会转化为资产阶级专政,而且会是反动的、法西斯式的专政。这是一个十分值得警惕的问题。”这种担心,也许就是我们所说的历史局限性吧。 毛泽东所讲的社会主义经济,是社会主义原则在经济上的体现,就是说我们搞经济建设必须始终体现社会主义这个根本,丢了社会主义,只顾经济发展就会“变质”。若在毛泽东的社会主义和经济之间加上“市场”二字,就是现在讲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即便今天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也必须是社会主义原则在市场经济中的充分展示。否则,就没有必要在“市场经济”前面加上“社会主义”。 邓小平多次指出:两极分化不是社会主义。他晚年特别强调:“如果仅仅是少数人富有,那就会落到资本主义去了。要研究提出分配这个问题和它的意义。到本世纪末就应该考虑这个问题了。我们的政策应该是既不能鼓励懒汉,又不能造成打‘内战’。”所以,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确定深化改革的总目标就是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以促进社会公平正义、增进人民福祉为出发点和落脚点。 在全面深化改革的今天,我们既要牢记毛泽东“制度改革”的远见,把“上层建筑”真正改好;也要看到其历史局限性,用发展的眼光看问题,从而更加坚定地推进全面深化改革,在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的征程中,让社会主义大放光彩,让中国特色更精彩。
Copyright (C) 2006-2008 www.zzskl.cn    All rights reserved.郑州社科网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
地址:中国-河南-郑州市嵩山南路南段一号 办公室电话:0371-68810685 学会部:67186793 科普部:67185794 传真:0371-68810685
豫ICP备1901338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