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基于需要的视角分析郑州市社区养老
发布日期: 2011-10-13 16:18       点击次数:次       来源: 郑州社科网
基于需要的视角分析郑州市社区养老 李琳 阴向东 郑州市是河南省政治、经济、教育、科研、文化中心。全市总面积7446.2平方公里,现辖6个市辖区、5个县级市1个县(中牟县),1个国家级新区(郑东新区)、1个国家级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1个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1个国家级出口加工区。2010年末河南省第六次人口普查显示(2011年5月17郑州市统计局发布),郑州市常住人口总数862.6万人, 15-65岁(不含65岁)人口为6628910人,占76.84%;65岁及以上人口为617595人,占7.16% 。同2000年第五次全国人口普查相比,65岁及以上人口的比重上升0.35个百分点。专家预测,在未来的20年,中国的老龄人口将达到4亿,2050年左右,中国将达到老龄化的高峰,将占全国人口的1/3。面对如此庞大的老龄人群,如何更好的解决这一系列的问题,成为近年来学者的研究重点。 社区养老最早在37届联合国大会通过的《老龄问题维也纳国际行动计划》中提出的。主要是指以家庭养老为主,社区机构养老为辅,在为居家老人照料服务方面,以上门服务为主,托老所服务为辅的整合社会各方力量的养老模式。 一、社区养老的必要性。 1.社会的需要。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在各种物质保障、医疗条件趋于完备的今天,作为拥有13亿人口的中国,已经不再为温饱问题而担忧,而面对这个人口大国的是一个更为棘手的问题:人口老龄化。目前,养老的方式主要依靠“居家养老”和“养老院养老”两种主要的方式。但随着近年来我国家庭规模和功能的改变,家庭状况越来越朝向“小型化”发展。以“421”为代表的家庭结构日渐成为社会的主流。甚至在一些沿海发达城市,由于各种压力的增大,“丁克家庭”的新型结构也越来越多。老人“居家养老”的方式越来越不能满足社会发展的需要。另一方面,“养老院养老”方式的出现,确实能缓解部分养老难的问题,但“养老院养老”却与中国深远的文化积淀产生冲突,必然与社会产生矛盾。据新华网河南频道2010年3月29日讯,河南省郑州市民政局调查显示:目前,全市登记注册的养老院有40余家,可以提供5000余位老人养老。但目前,全市接近100万的60岁以上老龄人口,5000张床位可以说是杯水车薪。但就是这5000余个床位中仅有3000余多位老人入住,还空置约2000张床位,空置率超过了30%。 2.老人心理的需要。人到了老年,由于生理机能的老化,社会交往、社会角色地位都发生了较大的改变,容易产生消极情绪情感,例如:冷漠感、孤独感、忧郁感和不满情绪等。同时,各种“丧失”也严重影响着老年人的情绪情感。在调查走访期间,大部分养老院的老人表示“养老院养老”的方式并不快乐,认为是被社会和家庭所抛弃的人群。在这种情况下,“养老院养老”的方式就不适合老年人心理需要。 3.家庭经济的需要。据调查,“养老院养老”的收费相对较高,对生活完全能够自理的老年人,城市和乡镇对于每位老人收取800元和600元护理费用。对完全不能自理的老人,城市和乡镇的护理费用为1000元和1200元左右。这还不包括老人医疗等其它费用。在调查中发现,绝大多数的家庭都有2位以上的老人需要养老。对于没有工作、身体状况不好的老人来说,老人的家庭经济负担也是“养老院养老”方式不能深入开展的主要原因。 二、社区养老的现状与问题 1.社区养老的现状。 首先我国在法律上肯定了社区养老方式的重要作用,在《中华人民共和国老年人权益保障法》第三十五条规定“发展社区服务,逐步建立适应老年人需要的生活服务,文化体育活动,疾病护理与康复等服务设施和网点。”郑州市于2008年在长江路和冯庄路交叉口附近的双秀公园旁边,规划并修建占地500亩的大型养老社区。这也是郑州市社区养老的试验田。同时,2010年3月11日,郑州市下发《关于加快郑州市养老服务业发展的意见》。加快郑州市社区养老的步伐。目前,郑州市社区养老主要表现在如下两个方面: 一是社区养老服务组织的成立,相关配套的老年人娱乐设施和日常保健组织的设立,例如:老年之家、老年娱乐所、老年康复所等;二是对孤寡老人和病情较严重的老人实行特别护理;三是发动志愿者都入到社区养老的义工组织中等。 同时,郑州市还积极探索新的养老方式,成立专门的公司,使社区养老走社会化、市场化的路子。随着社会的发展,社区养老的方式不再满足几个下岗职工的简单养老服务,而是 以市场为依托,成立专门的社区养老服务公司,它融入了机构养老的优质服务和居家养老的温馨,而这种方式也使社区养老更好更专业的发展下去。在调查走访中,这种专业化的社区养老公司普遍受到了辖区老人的普遍好评。 2.社区养老的问题。 一是场地和人员。新近建设的小区实行社区养老是可以的,它具备社区养老的场所用房。但对于一些年代久远的建房,甚至不能以小区来命名,不要说没有社区养老的常用房,单就停车位都是难以配备的。据走访调查,大多数老年人都生活在这样的小区,并表示从经济上和心理上都已融入了居住地,搬走的可能性较小。另外,社区养老的人员由于没有必要的社会保障,人员不固定,流动性较大,这对于特困、特护老人极不方便,同时社区养老人员的数量也不能满足社区养老的需要。 二是制度建立和经费保障。任何新事物的产生如果没有相关的法律法规做支撑,就很难长期发展下去。尽管社区养老已经在我国的法律法规中体现出来,但对于社区养老的人员性质、配备和财政来源等主要问题上,并没有统一的规定。只是在地方财政允许的范围内自行处理,没有长期的财政经费做支撑,没有专门的人员配备,社区养老将举步维艰。 三是社区养老中大部分的服务对象为健康、低龄、生活完全能够自理的老人。对那些不能完全自理和完全不能自理的老人而言,社区养老还有没配套的设施和服务项目,一些社区虽设立了相关的项目,但针对许多高龄老人和卧病在床的老人已不适用,这也是社区养老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 三、保障社区养老顺利实施的对策与建议 1.社区养老的法制化 尽管社区养老是一项公益性事业,但建立社区养老的日常机构是非常必要的。同时制定相应的法律法规,对该社区养老机构的服务质量标准和监控及资格认定进行相应的绩效评价,保障社区养老的质量。首先,对于社区养老的机构进行严格审批,不具备养老条件的机构要责令整改,甚至取缔。其次,在社区养老机构的运作方式、服务程序、服务收费等方面制定统一的标准,必要时纳入法制化轨道。目前,我国有关社区养老服务的法律、政策,仅有《老年人权益保障法》和《关于加强和改进社区服务工作的意见》等为数不多的法律和政策。郑州市于2010年下发《关于加快郑州市独生子女家庭老年人困难救助服务业发展的意见》,准备大力发展社区和居家养老,如果在此基础上对社区养老的法律法规、服务机构的资质、服务程序等方面进行进一步的细化、区分,社区养老的方式将会取代养老院养老和居家养老。 2. 社区养老财政制度保障,建立经费、工资保障机制。 社区养老是国家应当承担的社会问题,如果只单独依靠社区养老机构单方面的收入,这将不足以解决老龄化这一棘手问题。现阶段,国家应当把老龄化的社区养老问题和义务教育等问题并列来看,从国家到地方的财政预算中,要按照地区的生活标准和老龄人口数量划拨给社区养老机构足够的经费。而这也将是社区养老的主要资金来源。目前,国家已经出台相应的政策,从财政和福利彩票的收入中划拨专项资金为困难老年人提供补助,如果这项措施发展为一种制度性的安排,并在基础上把社区养老的经费问题纳入社会保障体系之中,养老难的社会问题将逐步得到解决。 3.养老社区商业模式 2011年6月,国内第一个由保险公司牵头的社区养老的新型模式出现了。这一商业模式的出现,也使社区养老问题进入了一个新的历史时期。泰康人寿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陈东升表示“在中国,我们最早发现养老社区由保险公司来做最合适。这一模式由中国保险公司来实践,将使寿险产业链拉长20年,是对保险商业模式的一次创新和发展;也是我们泰康倡导的一种新的价值观和生命观,一种全新的生活方式”。在这种商业模式的运作下,把老年人的生、老、病、死的寿险经营周期贯穿在一起,以养老社区为依托,商业保险为保障,促使社区养老成为家庭的全新养老方式。 4.注重社区养老服务人员的职业教育培训 目前,社会养老的服务人员大部分为下岗职工和学历层次较低的低收入人群。对比其他行业,育婴师、营养师、幼师等类似的护理行业,社区养老没有准入门栏,更没有一支稳定的队伍。日本于1987年颁布了《社会福利士及看护福利士法》,规定了所有的护理和看护人员必须具备专业的技术知识能力和实践操作能力,并退出了相应的资格证。正应为各种法律作为保障,使日本的社区养老工作有了制度作保障。我国也应该出台相应的法律条文,把通过考试把社区养老的看护人员划分成不同的档次,按照档次分别护理不同情况的老人并提供不同的服务,并且按照档次给予不同的工资福利待遇。 作为人口大省的省会城市—郑州,做好社区养老是十分必要的,这也是十七大提出的“老有所养,和和谐社会”所强调的。如果以社区为依托,形成一套涉及各区的街道办事处、地区居委会在管理、社区养老机构的服务涉及养老的各方面的系统、规范的管理方法,使每一户居家老人都能与此形成连接,让社区养老服务进入每一个老年家庭,确保每一个老年家庭无后顾之忧,这才真正做到了“老有所养”的实质。
Copyright (C) 2006-2008 www.zzskl.cn    All rights reserved.郑州社科网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
地址:中国-河南-郑州市嵩山南路南段一号 办公室电话:0371-68810685 学会部:67186793 科普部:67185794 传真:0371-68810685
豫ICP备19013386号